蓝调简史:苦难中淬炼出的低吟–Part 1

如果你不知道下面这位老兄是谁,那请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懂蓝调」。当Willie Dixon在《I Am the Blues: The Willie Dixon Story》中说道:「The Blues is the roots of all American music.」时,我们就该知道要去哪里寻根,身为摇滚客的我们,该去哪里找寻我们的母亲,那孕育出这一切的母体,唯一的源头,就是Blues,蓝调。

Blind“Lemon”Jefferson

Blind“Lemon”Jefferson

要谈蓝调的源头,众说纷纭、百家争鸣,我亦不是个权威性的人士,所有我说的话,都可以被”不算”,然而,我还是想要探究这个「源头」;没有蓝调,哪会有滚石合唱团?没有蓝调,Jimi Hendrix又算甚么?没有蓝调,现在我们甚么音乐都没有。

终究有那么一天,你听音乐的历程里总会遇到一座高山,在山脚下,你会遇到Jimi Hendrix坐在那儿,并且抬起头来不怀好意地笑着对你说:「嘿,我的音乐够猛了吧?我的吉他很屌吧?」接着他随兴地往山头上一指「那上面,有更屌、更生猛、更原始的东西,够胆的,把你听过的东西全带着,徒手爬上去看看吧!」,这个时候你就该知道,一场惊心动魄、没有回头路的旅程就此展开。

序:起源

从非洲大陆到棉花田

蓝调简史:苦难中淬炼出的低吟–Part 1 从非洲大陆到棉花田

棉花田里的黑奴

约莫是18世纪,非洲大陆上纯朴的黑人们正过着他们安逸、无暇、恬静的生活;有一天,巨大无比的船只、像怪兽一样的庞然大物从海上直驶而来,从那一天起,这些黑肤色人种,就被迫离乡背井的来到美洲大陆,在工作环境极糟的棉花田里、谷仓里、矿坑里,没日没夜的工作、辛劳。在运送途中,会先死去一批非洲人;到了当地水土不服,又会死去一批;最后因为过劳与营养不良,又会死去一批;因此,白人不断的运送黑奴来到这里,死一个,就运三个来,死三个我就再买十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非洲人不断地被送来美洲大陆。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被抓来这里、死在这里、被埋葬在这里。

当时的非洲人并没有意识到,或者我们该说,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意识到:从踏上这块土地开始,世界的音乐齿轮就慢慢地转动了,无声无息地推动着。这些非洲人的后裔将掀起无与伦比的音乐狂潮:从蓝调到爵士,从蓝调到放克、从蓝调到摇滚、从蓝调到嘻哈,所有音乐的的血脉里,我们都可以汲取出蓝调的基因。你想避开?作梦!这些非洲人民用一百多年的时光一路累积的精华,直到现在我们仍在吸吮,你想要打破这规矩和这框架,可以,拿命来换。

这些非洲人在棉花田里一天要工作多久?记得,那时候没有所谓的劳基法。人生而平等?没有这回事。黑人甚至连人都算不上,而是畜生(animal)。答案是:一天至少十四小时以上。三餐吃甚么?吃像水一样稀的麦粥和碎肉末,睡在仓库里的茅草上,每晚都要被不知名的昆虫叮咬。那种生活,就是我们口中的地狱,但也因为这样的生活、这样的环境,埋下了蓝调的种子,他的根正悄悄地往下扎,又像病毒一样的渐渐扩散、曼延。

宗教灵歌的推波助澜

蓝调简史:苦难中淬炼出的低吟–Part 1

黑人教会

非洲人有没有宗教信仰?当然有。

他们在原本的非洲大陆上,不同的部落、不同的聚落都有自己的在地信仰,无论是大地之母、祖灵、多元信仰、一神信仰,都是属于他们自己的信仰;然而,来到美洲大陆之后,他们的所有信仰都被白人视为「巫术」、「邪魔歪道」,只有信仰唯一真神耶和华,才是对的。白种人不但强制的抓走他们,逼他们与亲人永别,还逼着他们改信基督教,唱着基督教的圣歌;然而,也正是这唱歌的关键点,引爆了蓝调的火苗。

原本,非洲的传统在地音乐拥有很强烈的节奏,致使非洲人天生就有无比的节奏感,无论是跳舞还是歌唱,那强烈的节奏像是直冲进你的心脏,仿佛强迫你的心跳声与之共鸣;来到美洲大陆后,即使千千万万个不愿意,他们然被压着上教堂、逼着唱圣歌;但那充满旋律的歌曲,已然溜进黑人的血脉中。

南北战争结束于1865年,林肯虽然解放了黑奴,但是黑奴们并不是马上获得自由,而是「逐步」获得自由。因此,1865年以后,南方仍然有许多奴隶存在,奴隶制度更是没有被立即废止。我能够想像当时的夜晚里,黑奴们趁着主人们都睡着后,他们拎着破旧的吉他到棉花田,远离主人的宅邸,在棉花田中央低吟着,唱着痛苦、唱着哀愁、唱着那说不出的心酸与无奈。夜复一夜,这些吟唱变成了歌曲,流传在所有黑奴之间;渐渐地,白人教会的歌曲,开始被黑奴们采用,在他们传统的强烈节奏感中,加上了旋律的变化。于此同时,黑奴们正酝酿了一种新型态的音乐,一种结合了非洲大陆的传统音乐与美洲大陆上教会音乐的结晶。这结晶,又再经过十几年的演变后,我们统称为「蓝调」。

source:Lnkrnews

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 片段艺文志

本文链接:https://www.pianduan.me/8375.html

崔小可

每个人都会犯贱,只是贱的程度不同罢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蓝调简史:苦难中淬炼出的低吟–Part 1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