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终究是美好的。

我认为人自从出生那一刻起,脑海里便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思想,一种如同天使般善良另一种就像魔鬼般邪恶。它们将一直存在于人的脑海中伴随着人走完这一生。

古语有云:“人之初,性本善”人生来本是善良的,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环境的影响、接受的教育不同、各人的经历不同,便产生了入上文所述的两种不同思想。人便成了善良与邪恶的矛盾体。没有人内心只存在着天使,也不会只存在恶魔。希特勒那样灭绝人性疯狂的屠杀犹太人的人,却是第一个提出公共场合禁止吸烟的人。他还很喜欢孩子,更关心鲸鱼的命运。甚至在那个年代他就想到了生态平衡。你能说他是彻底的恶魔,没有人性中善良的一面么?

人的改变其实就是思想的改变,每个人的思想随着经历不同、环境不同、所接受的教育不一样便产生了不同的思想。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随着爸爸妈妈来到了妈妈的老家。刚到那里的时候,我只会说朝鲜语,不会说汉语。因此小伙伴们都不愿意和我玩,甚至有的小伙伴还用小石头扔我。没有人愿意跟玩,我只能自己跟自己玩。试想一下,一个连汉语都不会的小孩子谁会愿意跟他一起玩耍呢?我想许多人小时候都曾有过被孤立的时候吧,我许多的兴趣就是在小时候被孤立时培养出来的。比如当时我选择了书,到现在我都觉得非常幸运,并且很庆幸自己的选择,记得那个时候我最先接触到的是连环画,其次童话。而童话对我今后的生活产生的影响是最大的,这也是我庆幸当初选择书的原因。因为之后经历的许多事情面对许多选择时,正是因为小时候看的那些童话故事它深深地鼓舞着我,在我非常小的时候就坚信这个世界终究是美好的。在我被孤立的时候,我没有因为被孤立而变得孤僻,更没有因为被孤立而变得自暴自弃。

       我性格比较要强,在我被他们孤立的时候,我内心就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学好汉语。后来随着我的汉语水平逐渐提高,小伙伴们也渐渐的接受了我。现在我是当初那个班里汉语说的最好的一个。(那里是朝鲜族聚居区,所以那里的朝鲜族孩子会说汉语,同时又会说朝鲜语。比较尴尬的是,两种语言都会说,但是说的都不太好。)进入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们那个地区的所有朝鲜族学校都并到了我们学校,我们学校也成了当地唯一的一所朝鲜族学校。 因此许多附近的乡镇的朝鲜族孩子都只能来这里上学了。因为来自不同的地方,同一个地方来的孩子就开始抱团玩儿,所以分出了许多小圈子。一个地区一个圈子,我是从非常远的地方来的并且从那个地方来的人只有我一个。所以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圈子。就连本地那些原本已经接受了我的小伙伴也不跟我玩儿了,他们认为我这个不太“纯”的本地人会影响他们的“纯”。所以我又一次的被孤立了。

       小学的时候因为诸多原因特别爱打架,有时因为来的地方不同,有时因为学习成绩的好坏,甚至因为座位的前后顺序都会打架。那个时候打架特别有意思,要么单挑,要么就是打群架找哥哥姐姐帮忙。现在想来特别幼稚,但是当时真就是那样的。我本来就是外地的又没有哥哥姐姐帮我撑腰,并且又是落单的,因此放学被拉出去强行跟谁单挑或者被一群人打的情况是时有发生的。当然,单挑的时候,我都会赢(一个成天被人打的人,憋着一肚子火与委屈,是谁不都得偶尔爆发下么)当时我只有八九岁,想象一下那么小一个孩子天天被那样欺负,心理难免会留下阴影,以至于后来听到学校的下课铃声都精神过敏了。大家都知道小孩子间的那种仇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会像大人之间那样勾心斗角根深蒂固。所以那样的情况差不多过了一年,我们又都融合到了一起,大家很快又都成为了好朋友,我也顺势回到了同学们中间,出去和附近的汉族学校的学生打架了。(之前已经介绍过,我小时候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因为有共同的“外部敌人”当时少数民族被歧视的情况还是比较严重的。)也是在那个时候我学会了抽烟。

唯美意境图片

      这个我需要说明一下,因为在我们那一代学抽烟都比较早。小学3,4年级的男同学基本都会抽烟,谁不会抽烟,放学后就会被修理的。为了避免被更多的人看做是异类,我也就跟风的学会了抽烟。我生活的那个地区属于欠发达地区。人们的生活条件都不太好。在那样的环境里,我的父母因为做生意赚了些钱,使我顺理成章成为了同学里生活条件较好的一个,就算不是最好也差不多能排在中上档次。那段时间我的生活算是比较春风得意,烟也抽好的,放学去游戏厅买游戏币最多的也是我。所以同学们都羡慕我也乐意跟着我。并且经常被三五成群的小伙伴簇拥着,我想那段时间应该算是我童年生活中比较幸福的一段吧。但是好景不长,家里生活条件刚好了一些,厄运便降临到了我的家里,父母由于性格及一些家族间矛盾开始闹不和,没多久便背着我离婚了,然后我爸爸就回到了韩国,从此我便与母亲相依为命。

       在这里声明一下,我们家是在我太爷爷那一辈为了躲避战乱来到中国的韩国人。妈妈的祖籍是现在的北朝鲜,在朝鲜半岛有一句话特别有名,叫做南男北女,意思就是说,男人还是韩国的帅,女人还是朝鲜的靓,父母刚好是符合这个的。父亲非常的帅,并且帅到在哪里都比较有名,母亲也非常漂亮,我本人长得比较惨,父母的优点没有继承多少,反而继承的都是他们的缺点,他们也总是这么调侃我的。说我有父亲一半帅,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本人长的还算对得起国家和人民,五官端正,没有残疾,就是个子比较矮,1.74米,我爸爸1.81米。父母现在都是回到了韩国,拿的是韩国的护照。虽说我是韩裔可我却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我也非常坚定的认为我是一个中国人。

     回到正文,自从爸爸回到韩国之后大概有九年时间我没有见过他。家里都告诉我,父亲是外出工作去了,并没有告诉我父母离婚了。但是其实从一个小孩子角度来说,这种谎言虽然是善意的,但对于我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更别说我已经猜出了事实的情况下,从此我就跟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到小学毕业。那段经历是我童年生活中最不愿去回忆的一部分,因为父亲的离开使家里的生活水平变得急转直下,同时父母离异的消息不知又如何被同学们知晓,我就成为了他们的笑话,并且一直被歧视。最不能令我接受的就是在那段时间,母亲还因为伤心过度,身体也撑不住,住进了医院。如果说在那个时候我会感到绝望走向堕落,其实并不会让太多人感到意外。我有堕落的理由,更有堕落的条件。多重的打击下,我对于我原先那种世界是美好的信念也并没有过怀疑。因为正是在那个时候我的一位女同学从始至终陪伴并鼓励着我。在那个时候并没有觉得那是爱情。只是觉得那段感情非常的珍贵,是那段时期我能坚持下来的依靠。现在回忆起那段时光,除了想到母亲的病情外,自己受到的伤害,并没有觉得那么刻骨铭心。不过在当时的情况下真是痛苦极了。家务、煮饭、照顾母亲全都是我自己在做,当然那位女同学也没少帮助我。我非常庆幸在那样的情况下,能有那样的朋友帮助我,至少没有让我走向弯路。在那个地区,那个年代,小学毕业出去鬼混的人不在少数,我认识的同学里就有不少那样的,现在没几个混得好的,最后基本都比较后悔。

        小学毕业后我选择了去省会的朝鲜族中学就读,我妈妈在病情好转后就决定去韩国了,所以我只好去省会的朝鲜族学校了,因为那里是寄宿制的我至少有个可以住的地方。到那里后基本就又重复了一遍刚去妈妈老家时的经历,外地学生被欺负,被勒索,到逐渐的被接纳的一个过程。其实中学时代并没有太多的事儿对我产生影响,比较平淡,基本就是按部就班。值得一提的是,在我读初三时,我选择了校外租住,获得无数个可以熬夜看书的机会。因为学校宿舍晚上九点就要关灯的,而在外面我可以随心所欲的支配自己的时间。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阅读了大量的书籍,从前看书没有选择权,只能有什么看什么,选择的余地非常小。并且自从我在校外自己租住以后,父亲和母亲都分别给我汇钱,所以我的生活费是非常多的,那时候是二零零几年,人民币还是很值钱的,不像现在这么不值钱了。那时候是我集中阅读的黄金时期,整整高中三年的时间我大致积累了我现在所有阅读量的三分之二。刚开始对书的选择也是比较盲目的,出什么买什么,后来集中把外国经典看了一遍,然后又撸了一遍中国的古典文学作品,最后看了非常多的民国时期的作品。那个时期翻译了许多外国作品进来,看完后我又回头重新看了一遍译过来的那些书的原版,主要是英文作品。在大学时期我基本就是集中看民国时期的书,偶尔看些外国作品,顺便梳理了下自己的知识体系。重点关注的是民国那段时期的历史及作品,我个人最喜欢的华人学者是林语堂先生,关于林语堂先生,其实有非常多的话可以说,但是在这里就不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