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停滞的公路
美丽的阿根廷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
喧嚣的PUB
贫瘠的房间
两个人的探戈
辗转的手表
流光溢彩的台灯
只有一个人的瀑布
世界的尽头乌苏里亚
灯塔之上
加上无数的寂寞孤独与痴缠决隔
还有一句“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构成了春光乍泄-----《happy together》

“何宝荣将“不如重新开始”挂在口边,这话对我很有杀伤力,我和他一起很久了,中间也分开过,可每次听见他这么说,我总会跟他再走在一起。为了从新开始我们离开香港,两个走着走着来到了阿根廷。”
--------梁朝伟的独白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每次听到何宝荣对黎耀辉说这句话,我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半生缘》里蔓贞喃喃的道出:“世钧,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一样的叫人为止动容,心酸不已。

这句话对我有同样的杀伤力,会无声无息的被温暖,轻轻的一点头,默默的一牵手,所有的爱恨情仇全部随风而逝,可以从头来过,是因为根本不想放下,是因为感情还没有到尽头,是因为心底不甘的渴望。只要还留恋,我们就可以从头来过……

当黎耀辉从地上拣起何宝荣给他的手表时,他的心里是甜蜜的,他想起了往日的种种,他知道何宝荣还是在意他的,正如他一直没有放弃过他一样。当他又见到鼻青脸肿的何宝荣时,内心的复杂可想而知,心痛、愤怒、矛盾、甜蜜、安慰、还有一丝的抱怨。所以当何宝荣跌跌撞撞地来到了黎耀辉的公寓的时候,相视以后,他们紧紧拥抱。在何宝荣的又一次道出:“黎耀辉,让我们从头开始。”,他沉默不语。

黎耀辉的生活因为从新有了何宝荣后开始变的彩色,很明显的改变,影片也侧重的点画了这些,黎耀辉给游人照相时开始露出笑容,阿根廷的街头开始变的繁华和灯火阑珊,音乐变的欢快,陋室的床头开始习惯性的摆上买好的烟,阳光开始明媚,辛酸也开始甜蜜。两个人在房间内跳探戈时,黎耀辉虽然被何宝荣骂他笨,可他依然满脸的甜蜜和幸福,如同幸福的小女人一般,最后他们相拥而至。

“一直以为我跟何宝荣不一样,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一样。”
--------梁朝伟的独白

我们的爱,因为寂寞开始,也因为寂寞结束。

黎耀辉一直深爱着何宝荣,在爱情的性别里,他是一个无折不扣的女人,娇惯纵容着何宝荣,一次一次的被伤害,又一次一次的原谅他,重新和他走在一起,而何宝荣是个更爱自己的人,他爱自己是因为太寂寞,是因为自己太软弱。在他最无助的时候,他会想起曾经的爱人,他会渴望从头来过。孩子气一般的男人,黎耀辉每次都因为爱,原谅了他的任性。他在午夜为他买烟,感冒时依然裹着被子为他做饭,他无所不能其及的满足着他,陪他寒日里晨练,陪他去跑马场赌马,最后还报复了曾经打过何宝荣的老外。

黎耀辉一直是心甘情愿的,他记得所有他们之间所有的承诺,一起去看瀑布,但是他了解何宝荣,他知道何宝荣是一个不甘寂寞的人,厌倦以后他就会离开,所以他藏起了他的护照。他百般的迁就依然没有套牢何宝荣,他再一次的要离开……

王家卫的电影是不能单部来看的。何宝荣到底是谁?是阿飞正传里的哪个对着镜子跳舞的张国荣,还是最后一幕整装待发的梁朝伟?是大漠中孤独而自负的西毒欧阳峰,还是他仅仅是一个寂寞而又软弱的人?何宝荣过不下任何平静的生活,他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如同那只没有脚的鸟,他不是不能专心的去爱一个人,而是他永远不能满足,他寂寞孤独,他需要很多人的爱。他以为黎耀辉永远会在原地等他,在他无依无靠的时候。可是在他们重归于好的最后一次,他错了。

看到何宝荣在跑马场又遇故人的时候,神秘的一笑,叫我心底发凉,我不禁开始埋怨,何宝荣你为什么这么不知道珍惜,可是又心疼,心疼他们的爱情。何宝荣是个任性的孩子,当他摔碎啤酒瓶,把房间翻的乱七八糟时,我的心和旁边默默无言的黎耀辉一样,忧伤的麻木,碎的一塌糊涂。又气又爱的感觉,叫人不知所措。

他还是走了。。我以为故事结束了,他们依然没有去看瀑布,我以为影片又会回到黑白色。
如同我的心情,灰色黯然。在他们最后一次踢足球时,我感觉,他们越走越远。。

这时,小张出现了,一个想到达世界尽头的神秘男人。黎耀辉从他的身上,发觉了自己与何宝荣同样的寂寞。

“有些事情总不断循环,不久何宝荣又来电话,要我将护照还他,我不是不想那么做,我只不要见他面,我怕再听见他那句老话。”
--------梁朝伟的独白

何宝荣走了,小张进入了黎耀辉的世界,虽然只是一个过客。但是小张叫黎耀辉听到了自己内心的寂寞。

黎耀辉在屠宰场用水管冲洗着流满鲜血的地面,在低沉跳跃的节奏里,红色的地面一点一点的冲洗干净,就象在擦除自己的那一片记忆。

何宝荣真的走了,黎耀辉决定忘记,他甚至不想再见他一面,就怕听到那句话“让我们从头来过。”

小张的梦想是到世界的尽头乌苏里亚,他听说哪儿有个灯塔,失恋的人都喜欢去,说把不开心的东西留下,小张是个细心的人,他喜欢去聆听,在他走的最后一晚,PUB内,他叫黎耀辉对着收音机说话,把内心的不开心说出来,他帮他放到灯塔之上。小张步入舞池后,黎耀辉拿起录音机遮住脸庞……

“一九九七年一月,我终于来到世界尽头,这里是南美洲南面最后一个灯塔,再过去就是南极,突然之间我很想回家,虽然我跟他们的距离很远,但那刻我的感觉是很近的。”
------------张震独白

“我答应过阿辉把他不开心留在这里。我不知道他那天晚上讲过什么,可能是录音机坏了,什么声音都没有,只有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好像一个人在哭。”
----------张震独白

需要回归吗?曾经有人说。“春光”是王家卫故事的终结点。也是一个新的开始。黎耀辉想家了。想回香港了,他想起自己的父亲。小张如愿的到达世界的尽头,到了后他才明白,所谓世界尽头是无论去到哪里,你所爱的人都不关心。黎耀辉在小张走后,也学会了去倾听,他们最后的那个拥抱听到了彼此的心声,心靠在一起了,距离也失去了。世界的尽头和转身的距离同样如此。

黎耀辉把对何宝荣所有的爱放到了灯塔之上,他想去舍弃,他更想从头再来,这次的从头再来,是他自己一个人。

何宝荣回来了,可是黎耀辉却走了,他回到他们曾经居住过的公寓,把一切都收拾的整齐,码好那些烟,他似乎在等待,最终,他修好了他们买的那盏台灯,台灯上面美丽的瀑布随着灯光流光异彩,他突然想到他们的之间的约定,顿时泪如雨下,软弱的象个小孩。他抓紧被子哭泣的一刻,叫人心酸不已,他知道,他们这次再也回不去了……

“我终于来到瀑布,我突然想起何宝荣,我觉得好难过,我始终认为站在这儿的应该是一对。”
---------梁朝伟的独白

黎耀辉独自去了瀑布,完成了他们的约定,可是却如期了少了一个人,可他不知道,何宝荣在阿根廷同时的看着另一个瀑布流泪。这时不仅仅他难过,我也难过,黎耀辉和何宝荣都是值得去爱的人,他们不完美,都有缺点,会互相伤害,会闹脾气,会挽留,会等待,他们爱的真切,爱的如此寂寞如此忧伤,抛开世俗和浮华,他们的爱情是如此的另人难忘。我因为这部片子开始相信同性之间的情感可以超越肉体和一切。也因为这部片子,叫我明白,爱情是不分什么性别的,是如此的纯粹。

也许故事结束了,也许故事才刚刚开始,黎耀辉回香港时去了台北,他无意间见到了小张的照片,他想,也许他想找的话,是可以找到小张的。

最后,他坐上了火车,前面又是不知名的一小站。

骄盛的瀑布下面孤独的黎耀辉,在这一场春光乍泄中,与何宝荣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始终是他的---happy together。

来源于豆瓣,作者/寂梦溯遥

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 片段艺文志

本文链接:https://www.pianduan.me/2138.html

崔小可

每个人都会犯贱,只是贱的程度不同罢了。

4 条评论

  1. 不错~

    • 崔小可

      感谢来访!

  2. 钟爱王家卫的电影,尤其是杜可风的拍摄风格,也是在《花样年华》的音乐里,知道了 Nat king cloe。博主,文章的字体好小,看着挺吃力

  3. 从头开始 需要勇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