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

两个人手牵手,一直走,走到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在走,途上新鲜的风景好像都跟自己无关,只专心做一件事:怀念。而且是不甘心地不服输地不情愿又身不由己地怀念。

怀念本来可以是狠美好的事情:那个人走失了,就对著那个背影泰然一笑,然后礼成。如果每个新「分」的人,都能够豁达到这个份上,感情世界也就天下太平了。

看来,听来,还是自伤自苦地怀念的人多。伤苦一下下没关係,那可能是爱过的证据之一。真要固执地臭著脸一个人走,在同一条路上走到黑,这种怀念法,什麼时候是个头啊。

其实,也没关係。走到黑了,黑到承受不起,一个打火机擦出来的光,也如天亮。大太阳下,不妨走到高处,以旁观者的眼睛,纪录片摄影的镜头,俯瞰两个人走过的路,之后,再把那个人还没出现的路径,也一一追踪,并砌成一幅完整的地图,看啊看,看吧,原来谁谁谁都只是应「运」而生的角色。

十年之前,或者五年,或者两年前,那个人无名无姓无面目无味道,是活在虚无世界的无名氏,无从爱起。

那时候,我们可能单身,在生活中单打独斗得纵使有些累,毕竟没有让「爱过」成為负担,可以轻身上路。更可能的是,我们与另一个人在谈恋爱,时间地点佈景道具等细节不一样,却有著相同的程序:认识,告白或者省略告白,然后 … … 。

不是这个人,就是那个人。那个人还来不及认识,便已碰上另一个人,发生大同小异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有些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有些由不得我们做主;有些因為条件符合,有些全凭无以名状的感觉,共同点是:他们最初都是陌生的无名氏。

陌生的人陌生的街头,跟谁一起走不是走?走得下去的,谁不是从陌生走到熟悉?走失了那个熟悉的人,觉得不甘心不服输,就先把那个人打回无名氏的身份好了。这样与其他陌生的这个那个人一比较,说不定,会觉得当面為故事选角时,选了那个人,同时也就失去了更多无名氏红起来爱起来的机会。

许多故事狠吸引人,冷静残酷地看仔细了,才发觉只是情节精采,谁来当主角都没有分别。有些剧情,的确不是依靠人物的性格遭遇而发展出来的。这好比「最佳电影」的主角,不一定会同时摘下「最佳男主角」一样道理。

这故事,那段歌词,最后不外乎告诉我们一个平日不大忍心看清楚的事实:「没有谁是不能被取代的。」

我们不甘心地怀念的,有时候也搞不清楚是那个恰巧当上了主角的人,还是故事的情景。

当情节不幸但又屡见不鲜地进入了感伤的地步,别埋怨那个人。

《十年》最后一段:「直到和你做了多年朋友,才明白我的眼泪,不是為你而流,也為别人而流。」就是这个意思。

倘若流泪是一个故事结尾无可避免的动作,為谁而流都一样,是我们自己有流泪的必要。

如此滴下的泪,当然比较透明,不掺杂那个十年前的陌生人,让怀念还原為单纯美好,如诗。

[player autoplay="1"]

文/林夕

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 片段艺文志

本文链接:https://www.pianduan.me/1292.html

崔小可

每个人都会犯贱,只是贱的程度不同罢了。

13 条评论

  1. wordpress主题

    十年,时间过得真快

    • 崔小可

      是啊,有时不经意间才发觉已经好多年过去了

  2. 创意驴 - 分享创意

    时光飞逝啊

    • 崔小可
  3. 黯半陌风

    经典的歌!

    • 崔小可

      听了有快十年了

  4. Rich

    听歌来了!

    • 崔小可

      欢迎

  5. oldcheetah

    这歌有粤语版的么?

    • 崔小可

      明年今日

  6. 热腾网

    早上访问,听不了歌。

  7. 热腾网

    十年之前,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 谁的歌?

    • 一念

      E神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十年
返回顶部

显示

忘记密码?

显示

显示

获取验证码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