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你想要的
不只是娱乐

《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本片获得2017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改编剧本以及最佳男配角三项大奖。故事描述一个黑人男性的成长故事,从小学6、7岁的幼童到30出头的成年男性,时间跨度20多年,让观众看到来自贫民窟的黑人小孩的生命无奈处境。

喀戎是个在迈阿密贫民窟生活的小男孩,这是一个危险的区域,附近充满毒贩以及毒虫,也是各种帮派、妓女杂混的地方。喀戎身型比一般黑人男孩娇小,加上个性温和、怯懦,让他被同侪讥讽为「娘炮」,甚至以戏弄他、霸凌他为趣。

影评《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一日,为了躲避同侪戏弄,同侪躲进一个毒虫专门隐匿嗑药的废墟,遇到了毒贩胡安,胡安身高马大,看似凶恶,却有着一颗柔软的心肠,喀戎从胡安的身上看到了缺失的父亲的身影与形象,从此成了忘年交,当喀戎的母亲又因为吸毒而暴怒时,胡安的家便成了喀戎最安稳的避风港!

但喀戎从未得知,毒虫母亲的毒品,竟可能就是这个他视为「父亲」的男人贩售的……
转眼,喀戎变成了一个青少年,高中的他,长的并没有比其他男孩矮小,但因为个性还是如此温和、柔软,加上毒虫母亲是贫民窟著名的落魄妓女,让喀戎的处境还是没变,他仍是全身充满男性贺尔蒙与「暴」怨的青春期同侪的出气筒……

影评《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唯一让喀戎感到欣慰的是从小一起成长的好友凯文的相伴,凯文总是默默关心着喀戎,用自己的方式开喀戎的玩笑,展开一些青少年无意义的屁话交流,却是喀戎唯一的「朋友」。

一晚,喀戎因着心情低落,躲到海边去,在那里遇到了凯文,两人就在月光下的沙滩上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就在一切看似有好转的时候,喀戎再次被严重的霸凌了,而且这次霸凌他的,竟然就是凯文,因为凯文迫于同侪压力,不得不在这群男孩面前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而揍了喀戎……

再也忍无可忍的喀戎,终于「硬」了起来,在课堂上用椅子狠狠砸了那个总是嘲笑他、霸凌他的男孩,但硬起来的结果,就是喀戎被送进了少年看守所。

时光荏苒,喀戎已经是个30出头的男性了,他变得高大、强壮,带着黑帽子的形象,宛如最初的「父亲形象」的雕塑者――胡安那样,看来是那种走在路上,都不敢多瞄一眼的强势硬汉。

喀戎搬到了亚特兰大,变成了另一个毒枭。毒虫母亲也住进了勒戒中心,终于母亲「清醒」了,想摆脱毒虫的日子,要在勒戒中心担任志工,帮助其他人。

喀戎的感情世界一片空白,这天,他竟接到了久违的凯文的电话,凯文现在已经是个厨师,有个小女儿,凯文大方邀请喀戎到自己的餐厅用餐。

影评《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相隔十几年后,两个曾有过一夜莫名性接触的黑人男性,要如何面对这久违的暧昧情愫呢?

本片改编自剧作家塔瑞尔·麦卡尼未发表过的舞台剧作《月光下忧郁的黑人男孩》(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所以一直被人诟病的、为何将片名「Moonlight」翻译成「月光下的蓝色男孩」,其实是更符合原著精神的。至于这句话有什么特殊意含呢?我自己是不确知是否有什么出处或掌故,有人说是一种诗意的呈现,我自己是觉得蓝色除了传统的忧郁的暗示之外,也还有宁静、深沈的意味,呼应着月光的柔和。

严格说起来,本片虽然获得了本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但她在我心中似乎还不到这个「重量」,她是好看的文艺片,可是似乎也还不到成为最佳影片的厚重与冲击,所以也有人觉得她得最佳影片,多少有点打脸川普的「政治正确」意味(本届奥斯卡应该是历年来最「黑」的一届,《隐藏人物》跟《藩篱》似乎也都很「黑」――就是很非裔血统),因为川普的种族主义政策与歧视性别少数的言论,让好莱坞大为光火,非要狠甩这个没文化的斤肉棒子两巴掌不可!

我无法这么激赏本片的原因是,她呈现了一个我们刻板印象中的黑人贫民窟:毒品、妓女、单亲家庭(真正的Son of bitch,意思是,因为母亲是妓女,而无法确定是怀上了哪个淫虫的孩子的父不详状态)、暴力、黑帮……,我以为,最佳影片要能改写一下这种「黑」历史吧?至少换个角度来看这个故事,显然没有,这让我有点失望。

当然,影片呈现了同性恋男孩出身于贫穷非裔社区的窘迫困境,片中可以看到,小喀戎跟小凯文,其实身高是一样高的,只是喀戎更瘦一点,而且无论如何,小喀戎的各种表现是谈不上「娘炮」的!这边可以清楚看到,身在非裔贫民窟杂混的地方,只要你不够「暴力」,就是娘了,只要你不欺负人,就是等着被人欺负……

影评《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影评《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而后这样的文化制约与基因印记就这样牢牢封印住了喀戎(所谓的「该隐的封印」即是如此),他再也无法脱身,只能逼迫自己成为一个那样的男人,这是何其悲哀的一种异化过程――不管是异性恋化,或自我角色、定位的异变(他甚至没有选择权吧!?)。

所以片中有一场令人辛酸的戏,成年的喀戎用威吓、恐恫的方式去吓他属下的小弟,看似喀戎在「教育」这个小弟出来混的生存法则,实则是喀戎已经拥抱了那个曾经压迫他、逼迫他放弃真实自我的「强权」(异性恋霸权)的价值观,并且相信这才是对的,这种可怕内化的过程,不正是将他从真实自我永远拽开的最大「元凶」嘛?而今他却得与这个元凶共舞,并以此教育下一代呀!哀莫若于此!

而凯文从戏剧手法来说,就是一个对照组,一个喀戎没走上毒枭这一途的另一种可能――一样坐过牢,结婚、生子,过着自己从未想过的平庸生活,梦想于他们而言,是最奢侈的东西。

这些路径似乎殊途同归,告诉观众:出生于那样的贫民窟,已经决定了他们废柴的一生……

当然,片尾那两个男人压抑已久的灵魂,终于得以释放、面世、残喘,仍是令人非常动容的一幕。
本片另一个有趣的点是配乐,影片的第一段,喀戎的儿时阶段,导演配了声乐跟交响乐般的乐曲(在玩足球的时候),其实音乐与画面、图像不甚搭调,毕竟是贫民窟孩子的游戏,与交响乐跟声乐给人的印象截然不符,所以这段声乐可以视为喀戎近乎神性的纯真气质。

到青少年时期的喀戎,音乐变了,变得比较有流行感一点,这时的喀戎的心境,似乎也不在这么高洁了,而开始逐渐「流俗」起来。到了成年时,最后那首让凯文怀念起喀戎的歌曲,简直是俗烂到不行的过气流行歌,不论歌词、节奏,都俗不可耐,那不正是喀戎生命现状的写照――一个贫民窟黑人为了生存,把自己变成毒贩的陈腔滥调。

(说明一下,「乐无哀乐」,自然更无「高/低」之分,只是因为本片配乐太过抢「耳」,所以姑且以这种角度来诠释一下,我自己是不喜欢这种强制性的区分法的,但却似乎颇符合导演的创作技法。)

最后,同样身为一个电影创作者,我对导演手法略有不同的见解:第一,在成年喀戎去勒戒中心见母亲时,那段母子对话,我是无论如何不会让喀戎流泪的,我觉得喀戎该用尽各种努力去压抑自己的泪水,甚至表现的愤怒,来掩饰自己的真情!这样的张力,压抑到最后,当他跟凯文终于「坦然相晤」时,将更俱冲击性。

第二,我一直在想,如果整部片的结构作些调整,将整个时序倒过来说这个故事,也就是观众先看到成年的毒枭喀戎,再看到青少年的喀戎,最后才看到那个年幼宛如「蓝」天使的纯真喀戎,这个故事,是否会更具艺术感?

当然,每个主创者有自己创作理念,这也仅是我片面的想法。

本文由:rady to be 授权使用,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文章的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 片段艺文志

本文链接:http://www.pianduan.me/9410.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片段艺文志 » 《月光男孩》-蓝色的是肤色,还是心情?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