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你想要的
不只是娱乐

片段

跛脚女孩拄着拐杖推开男孩的病房门。男孩正躺在床上看窗外。男孩把眼睛从窗外斑驳的流光上移回。男孩问,你找谁?找谁?没有,就找你吧。女孩朝男孩一笑,这使得男孩迷茫的申请深处掠过一片温暖。女孩站着,额头上有几粒细汗。她刚走过的那条暗长的胡同此时一个人也没有,不平衡的两脚交错在空荡荡的胡同里敲着一轻一重的节奏。

她犹豫,该不该去推开他的门?她想象男孩此时应该躺在床上看着窗外,他一定在看着夕阳的流光泻在阴冷的树叶上。他会不会看见自己跛着脚走路的样子?女孩终于推开了男孩的门,看到了她想象中的男孩的样子。

我想起来了,你是我小学的同桌。男孩静静地看了几分钟门口的跛脚女孩说。黄昏啦!女孩说。

男孩眼底泛过霞光的波纹,他感到那种美丽悄然逝去。接下来是一个温柔漫长而空寂的夜,像他在梦里无数次走过的那条暗长的胡同。男孩的眼光扫过女孩灰黄的脸。女孩脸上平静的容颜让男孩觉得自己的眼睛一阵灼痛。

你还在读书吗?男孩问。没有了,初二没念完就休学了。男孩不知该说什么。屋里一片寂静。沉默中他们听到了风扫过窗户的声音。那时候,你的辫子是全班最长的。我记得你体育最好,我羡慕极了。我有点恨你,你的成绩总是第一名,我怎么追都只是第二。我一直很怕,怕你超过我。我不能跑,不能跳。我只有读书。每次考试,我就诅咒你水笔没墨水。上体育课时,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真希望你摔跤。男孩笑了。女孩也笑了。

女孩又来了,男孩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笑意。

属于我的日子不多了,好像只有今天。男孩显得无比伤感。

女孩眼里涌出一种闪亮的东西,睫毛颤动着。她把拐杖放在墙角,一只冰冷的小手温柔地触摸男孩的前额。你会好起来的!

不会,我知道我的血已经坏透了。妈妈说她不瞒我,我的病治不好了。妈妈让我坚强些,把最后这点日子活的漂亮些。

如果我能活,我一定要考军校。你说,我考得上吗?考得上,一定。我真想穿一穿威武的军服。

男孩说,你喜欢什么?女孩说,什么都喜欢。男孩又说,你想什么,女孩说,想走路,想读书。男孩说,我想说,我不想死。女孩说,我知道。

男孩觉得有块破布正在擦洗自己的心脏。他想起了离开家住院时妈妈的眼神。男孩问妈妈,若是你的话,面对一个快死的人,你给他什么?妈妈摇摇头,无语。男孩的双脚跨出家门,说,妈妈,给我爱情。妈妈笑了,笑得很欣慰。孩子,你长大了。

我羡慕你,你虽然跛,但你活着。

你也活着呀!

等我死了,你会哭吗?

你说呢?

不知道,也许会。不过你别哭,我也不哭,我们坚强些。

女孩点点头。男孩紧握着女孩的手,像要把身上的力量传给她。

女孩用拐杖推开了门。白色,白得空荡。窗外,一群麻雀在老枯树上盘旋,在太阳的辉映下闪着点点橙色的光。

有个女人走过来,手扶在女孩肩上,满眼哀伤。

他走了。女人说,他提起你,你是个好女孩,谢谢你。他说你使他生命里最后的日子不那么苍白。

女孩眼睛里忽然涌出泪水,汩汩而下。

from 意林 文/木易漾子(日)

 

文章的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 片段艺文志

本文链接:http://www.pianduan.me/799.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片段艺文志 » 片段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