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有你想要的
不只是娱乐

并没有一种酒,可以醉生梦死

王家卫的终极版《东邪西毒》,赶在哥哥的忌辰之前上画,昨晚在影院重温过,算作缅怀。不提身边一些心不在焉之人的阵阵笑场吧——在小厅放映的怀旧影片总归只能谙合小众的心声;也不去评判那些新调的色调、新增的剪辑是否合宜吧——毕竟审美如此私人的事,只能由王家卫本人随心而为。与其说这是一部电影,不如说是一个行为,银幕下的数十人,跟着银幕上的一群人,怀念曾经种种,关于逝去的年华,和逝去的人。“小资王”塑造的人物,总是胶着在“自我”中,数年前看《东邪西毒》的我,中毒不浅,那种理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游丝,绕的不是梁,是心,还在记忆里生出根来。今晚重新看过,却已经不再受“蛊惑”了。世间的种种痴缠,戏里照单全收了:因为害怕失去而索性全盘放弃的欧阳锋;羡慕别人的爱,却不断辜负身后爱的黄药师;因为妻子移情别恋而远走他乡的盲武士,到死仍是放不下旧情,希望“回乡看桃花”;为了虚假自尊却将美好年华和美好爱情一并输掉的大嫂;无法承受自己的失爱,挣扎在怨他和自怨中的慕容嫣。所有的人物里最幸福的只有洪七,因为他够简单,丢了一截手指,却悟出道理,做回简单的自己,带着乡下老婆闯江湖。个个痴男怨女都是形单影只,唯独洪七两口子,乐天知命地离开了这片干涸沙漠。

洪七对欧阳锋说,失掉一个手指,是因为刀变慢了,刀为什么会慢,是因为心不单纯了——因为和欧阳锋在一起,染了他的毛病。

欧阳锋确实病得不浅,笑谈一句,后来的故事里他会走火入魔,原来这里就已经埋下了伏笔。他信奉“不被人拒绝的办法就是先拒绝别人”,这话听起来多么有道理,世间无数“聪明人”不都是这么想的吗?今天那些“不表态、不承诺、不负责”的三不信徒,都在自己的沙漠里做着杀人买卖呢。只不过折杀的不是命,是人的真心。大嫂空等一场,病死了,从来不碰怪异名堂的欧阳锋,到底有病急乱投医的一天,尝试着喝了半坛“醉生梦死酒”,起的却是反作用:越想忘记的事情,记得越是刻骨铭心。他终于明白了,要想真的忘记,只有转身面对,于是一把火烧了自己的避难所,回了白驼山。患得患失的欧阳锋,看似抛弃了一切,其实最是执着,执着于自己的得失计较。后来的西毒虽然成就了一番大事业,但终究还是疯了,不疯在情业里,也要疯在图谋武林霸业的心障里,因缘早定,在劫难逃。可惜了那么明艳动人的大嫂,郁郁逐流水,春逝永无回。就像看着至尊宝戴上金箍,看空了红尘,却仍会疼惜一无所知的紫霞,如何“料不到这结局”。

另外半坛“醉生梦死”,是黄药师喝掉的。黄药师应当是很迷人的吧,迷了不少女人的心,偏偏恋着心有他属的大嫂。每年他都会替大嫂去看望欧阳锋,却不肯透露半字关于大嫂的信息。在这样的漫长煎熬里,随便一个人忍不住,多说一句,这煎熬就能刹住了。当然,说了那一句,就不再是王家卫的电影,而是坊间的八卦了。只是生活原本就是真实而自然的,也只有王家卫那么虐情的人,才会安排那么多唏嘘慨叹的极端,赚了不知多少人的“心有戚戚”。大嫂说,既然只有在失去的时候他才会争取,那就永远不让他得到。说这话的时候,她是和身扑上和命运来了场豪赌,字字是血,惨烈无比。他得不到,自己岂非也得不到?两情相悦的美事成了得失间的权衡计较,到底赢了什么,又输了什么?同样想不开的黄药师,倒是明白自己一开始就无望了,却不能自拔的守着永远得不到的大嫂,如此种种绝望的矛盾充斥着整部电影。求不得,只好忘记,喝下那坛酒,结果最想忘的,却记得分明。六年后,黄老邪遁去桃花岛,守着千树万树桃花开。

记得对白里重复得很多的一句话:既然爱她,为什么不去和她在一起?欧阳锋问过盲武士,黄药师问过欧阳锋,杨采妮问过洪七。除了洪七,其他人的结论都是一致的,他们都拒绝回头。这是一群不敢面对爱情的人,不敢交付真心,不敢面对真心,却找来诸多借口,把自己放逐在这片沙漠里。盲武士死了,欧阳锋认定沙漠的那边还是沙漠,黄药师喝下醉生梦死酒,慕容嫣和自己斗到了独孤求败的境地。谁都解不开自己的心结,心的沙漠无远弗届。

故事里最耐人寻味的就是“桃花”,起初她是盲武士的女人,又和黄药师牵扯一处,后来她却成了一个符号,是西毒不敢争取的爱情,是东邪争取不到的爱情,她盛开在心的家园,是流离在沙漠中的人们无力回去的地方,就像林夕说,越美丽的东西越不可碰。

所有的声音都是疼痛的。只有洪七说,我要走出这片沙漠,带上老婆。90多分钟里,这是唯一快乐的声音。

哪有一种酒,可以醉生梦死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病灶,非诚恳面对不能疗治。譬如掌心如果受伤,就会攥起拳头,那道伤于是很难痊愈,在掌心纠结在一起,不能松,一松就会牵动,会痛,于是只能一直攥着;此时不如深吸一口气,宽了心,松了拳,真实面对那伤口,上药,消肿,借助万能的时间,总有结痂痊愈的一天。当事过境迁,你在阳光下打量那道若有若无的痕,回忆前因后果,就会像看了一场电影,虽然有些许感慨,却早已无关痛痒。

当年的哥哥如果能看空一点,该不会有这决绝的一跳了。他也是个放不下的人啊。(文/豆瓣香菇头)

文章的版权归文章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本站出处及链接: 片段艺文志

本文链接:http://www.pianduan.me/70.html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片段艺文志 » 并没有一种酒,可以醉生梦死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1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不忘记!

    Go读物3年前 (2014-11-12)回复